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0771-5990001

金穗专题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金穗专题

兄弟分场强强交流,所看所思所得
 
兄弟分场强强交流,所看所思所得
       近日,由生产技术部率领香蕉团队到浪湾火龙果基地进行参观学习,在学习过程中香蕉团队、火龙果团队就工作方法、工作经验进行热烈讨论,为下一步的工作开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考察行程第一站是浪湾火龙果基地,上午九点,我们一行人来到浪湾火龙果基地,一眼望去,一排排火龙果整齐有序。当我们走进地里,猛然间发现好多地块上都有一面面小旗帜,而小旗帜的附近就有承包户披着雨衣,拿着小除芽刀在除火龙果废芽。
       我靠上前跟一位承包户搭话,“老乡,你们地里有一面面小旗帜,是啥意思啊?逗着玩吗?”听到我问,年轻的承包户大哥看了我一下,微笑着说:“哪里逗着玩呢?这是我们苏保璋场长的创举,我们做到哪里就把小旗帜插到那里,方便管理员们检查工作,还能够快速的找到我们,不用打电话问了;另一方面,下午收工时,做工到哪里就把小旗帜插到那里,方便第二天接着继续干活。”解释完后,他微微一笑又继续工作。显然,浪湾火龙果承包户们很支持这个创举。
       后来,我在跟苏保璋场长交流中,他告诉我:“这个小旗帜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作用,就是用这个小旗检测一下,每户承包户的工作效率。每一户承包户除草或除芽等每一个工种每一天工作得多少行?小旗检测就能大概了解承包户的工作进度了。”
       更让我惊奇的是,承包户们怎么在这种小雨天里还披着雨衣在干活。我拉住一位承包户阿姨问到:“大姐,这种小雨天,做工不方便,还披着雨衣做工,在家休息不好吗?”阿姨一脸认真地说:“不行啊,现在工作很多,一项接着一项,如果不加紧时间自己多做点,等到做不完了,要请零工来帮忙的话,自己把钱给人家,自己收入就少了。”我内心感叹,多么实在的话,负责任、勤快的承包户都有着这份责任心,多好!承包户出来打工目的就是赚钱,承包户早出晚归多做一点,就可以少请临时工帮忙,那么承包户就少支出一点,承包户的收入就多了。而这一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正是我们所有分场的承包户所要必备的一种素质。所以我们要加大宣传力度,积极营造这种工作氛围,使企业和承包户之间达到共赢的目的。
       考察行程第二站是方一火龙果基地,重点参观方一火龙果新开发基地。在这里,我们看到,在几块新开发地块,民工们有的打水泥桩,有的在撒生物有机肥,好一派热火朝天的场面。香蕉团队的管理人员深深感到震撼和触动,都表示回去后各个香蕉基地一定要赶紧投入工作,加强早管理,争取2019年再打一个漂亮仗。
       随后,香蕉团队和火龙果团队相聚方一承包户四合院召开交流会,会议现场热闹非凡,兄弟们握手、拥抱大声问好。管理员相互交流工作方法,交流招收承包户的绝招,而场长们也三三两两在做深度交流。这是一个可喜的场面,一个满满正能量的场面。
       为了更深入地交流工作,苏保璋场长、孙科慰场长及周玉和副经理还就火龙果团队承包户的管理细节、招收承包户的方法都做了详细的介绍。周玉和副经理还特别介绍了承包户的数据管理,以便承包户知道,自己工作了可以收获多少钱。这种看得见收入的管理模式得到承包户的大力支持。我们不由感叹,看来我们香蕉团队也要想一个好法子来激发承包户的工作积极性和工作责任心。
       考察行程第三站是金佳分场,重点参观金佳分场2018年插芯留芽情况。一到金佳,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排一排矮壮的香蕉树。如何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许少飞场长给管理员们介绍了2018年6月插芯留芽的几个步骤:一、在四月份时,所有的香蕉树所长出的小芽,除了除掉废芽,其他的直芽采用割芽的方式,一直割去子芽,直到六月下旬。二、在六月二十五日左右,选一株比较粗壮的而且又在垄低的子芽,用除芽刀插芯,而且一定要插到生长点,子芽就不再生长了。三、子芽不再生长后,而且子芽的蕉头又够粗壮,十天之后它就爆出1~2株新芽,也就是说六月二十五日左右插芯,七月五日左右爆新芽。四、待到七月十五日,就可以确定一株20公分左右的新芽留作2019年的宿根芽,其他的子芽一律除掉,以免抢吃养分。
       听完许场长介绍,大家纷纷称赞,有个别管理员说:“怪不得那么好,原来是有绝招啊。”于是我招呼管理员走进地头,实地查看香蕉树长势,并且建议各位管理员与金佳分场的管理员互相沟通,掌握插心留芽的方法和技巧,整个场面融合而热闹。每个管理员都有了很大的收获,心中充满了无比的喜悦。看到这种场面,我心中感触道:“各位场长在空闲时间带着各自的管理员到兄弟分场相互参观学习,这样即可以相互学习,又可以相互沟通工作方法,这是很有必要的。”
       一个上午的活动结束了,管理员们满怀微笑互相道别,带着不同的收获、带着交流后获得的工作经验回各自的基地,然后用充满激情的状态去完成各自的工作,实现2019年的奋斗目标。(文/李庆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