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0771-5990001

金穗专题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金穗专题

家乡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


夏天美食: “夏日香莲”
       炎炎夏日,高温天气让人食欲下降,有些人爱吃冷饮,有些人爱用水果代替主食,然而夏季饮食稍不注意很容易生病。在我看来,夏日里不思饮食时只需要一道营养丰富、清爽的开胃菜,那就是“夏日香莲”。
       “夏日香莲”:这道菜主要以新鲜龙眼、莲子、素螺(即用魔芋粉做成螺的形状,外形口感都与真螺肉相仿)、百合等佳果入菜。这道菜的特点在于造型美观,色泽艳丽。吃上一口,既有鲜莲的粉糯、百合的清脆,又有龙眼肉的清甜、素螺的爽口,共同构成丰富的口感。同时莲子、百合具有补脾止泻、益肾涩清、养心安神之功效,还有养颜护肤、美容的作用。因此,这道菜用来做夏季开胃菜效果最佳,更是女士的最佳美食选择。
       “夏日香莲”的做法如下:
       (1)先将子姜煸炒;
       (2)素螺用盐水浸泡半小时后,沥干水分备用;
       (3)将素螺、龙眼肉用热水浸热;
       (4)甜椒焯水备用, 即放在开水锅中加热至半熟或全熟,取出以备进一步烹调;

       (5)然后用油起锅爆香料头,放入上述原料爆炒后起锅,然后把松子放在菜面就可制成。(文/ 项目部通讯员凌荣娟) 

伴随我长大的味道:酸粥

       酸粥口感顺滑、酸爽适宜、滋味独到,过齿不忘,南宁周边的不少人都知道酸粥。
       从我记事起,常见我爸从一个瓦罐里捞出一碗白色的粥状物,然后就着空心菜梗、芋苗梗、紫苏或是辣椒煮成一道菜给我们吃,这样煮出来的菜酸辣爽口,我们几姐妹都是吃到撑为止。
       大部分人都是将酸粥拿来做蘸酱,我记忆比较深刻的就有两种,一种是鱼生蘸酱,一种是鸭肉蘸酱。鱼生蘸酱:首先放适量的酸粥到锅里煮至糊状,然后放些生辣椒末、拍碎的熟花生米、姜丝、切丝的葱白、薄荷、紫苏及生的小鸡皮果进去捞几下盛上来,味道简直好到不行!尽管我不吃鱼生,但每次这个蘸酱我都要吃很多,简直是把蘸酱当菜吃。鸭肉蘸酱:这个就比较简单,把酸粥煮成糊状后加入些紫苏、辣椒就好了,稠稀度要适当,要不会影响口感。
       酸粥富含对人体有益的菌类,不但开胃健脾,还能美容养颜。今年6月28日,《魅力中国城》第二季广西崇左与重庆大足的竞演录制现场,扶绥县60岁的郭志勤,人称“老娘”,代表崇左城市味道向全国观众展示了酸粥制作的全过程,赢得了大家的一致称赞,
       酸粥,我从小熟知的深刻味道,于2015年被列入自治区级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目录,她将承载着更多的记忆。(文/金穗园林通讯员 李国花)

一口螺蛳粉

       一口新鲜熬煮螺蛳的大锅、一口专用于煮粉的清水锅、一筐绿叶菜花、几张小桌和矮凳子,三五人或认识或不认识的围坐一张小桌,以及老远就飘洒在空气中的独特香气,每每回忆起这个画面时,我的唾沫便会以异常的加速度进行分泌,然后再咽下去。
       这样的画面在老柳州的街头随处可见,然后随着商业社会的迅速发展,她们大多被装潢精美的螺蛳粉品牌店所取代,所剩的大多隐匿在巷子里、小区里等相对偏僻的地方。但不论她们“藏匿”得有多深,却永远有一批忠实的食客跟随,相互等待与追随。
       小时候,妈妈并不愿意给我们多吃螺蛳粉,总哄着我们说小孩子吃辣会肚子疼,偶尔给我们吃也都是没有辣椒的。等到我可以自己选择吃螺蛳粉的时候已是接近12岁的年纪。那时候,我跟妹妹已经分开,一个在老家念初中,一个在柳州上小学。原本整日吵闹的两人,在这一次分别后,让我初次觉察到前所未有的孤单。在那段时光里我丢掉了过家家、芭比娃娃等原本早应该被这个年龄所抛弃的游戏,也仿佛在心里投入了无以名状的忧愁,属于成长的忧愁。
       放假了可以到柳州跟妹妹一起玩,是我最开心的时光。攒了钱的我会偷偷带着她一起去家附近的巷子吃螺蛳粉,然后两人约好回家后不能跟妈妈说。偶尔说漏了嘴,少不了父母一顿责骂。随后再大点的时候,妈妈便会主动带我们到巷子里吃螺蛳粉。
       有一次我问妈妈,为什么小时候都不给我们吃螺蛳粉,长大后反而由着我们了呢?妈妈说,你们几个都随了我是易热体质,动不动就口腔溃疡。你们小的时候,怕你们受不住,就拦着。现在你们也大了,对于事情你们有自己的判断,该怎么决定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所以就由着你们。后来想想,家里的教育历来如此,小时候严厉把控,稍大后的每一个选择却都赋予我们足够的权力和信任。
       再回去时,阿婆已经不煮螺蛳粉了,早将半生的手艺传给了自己的儿媳妇,想着阿婆对我们说,看着背着书包的小孩慢慢长大为背着孩子的父母,才觉得那么多年过去了。不知不觉,我离开父母的身边在外求学、谋生活竟已接近10年,偶尔回去也多是匆匆忙忙。想家了,我便跟家人说想吃螺蛳粉了,他们便说回家吧,这一种以他物话相思的做法,在每一次含蓄而内敛的情感表达里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一口螺蛳粉下肚,也真的在刹那间慰藉了所有离家的孤独和苦闷。(文/王艺彬)


家乡的美食
今日友人来相聚,
桌上备齐两三酿。
油茶火锅香蕉鸡,
欢声笑语终难忘。

  (文/图铂洋果业通讯员李竹梅)


凉粉寄相思

       小的时候,为了生计父母都很忙,一日三餐基本在亲戚家轮流解决。小时候记忆里最难忘的美食就是妈妈借着少有的空闲给我们做凉粉,一家四口围桌大口满足的品尝着妈妈做的凉粉,那温馨的画面不时浮现在我脑海中.....
       远在他乡怀念起妈妈时, 就会照着记忆里妈妈的做法自制一回:取一碗淀粉,加同等量的一碗水,淀粉与水的比例是1比1搅拌均匀,成淀粉水。锅内加入四碗水,水与刚刚的淀粉比例是4比1,加入1g盐,大火将水烧开转最小火,将调好的淀粉水慢慢倒入锅内,期间要不停的用勺子搅拌,一定要搅拌均匀,煮20秒左右,淀粉颜色变白,起泡就可以关火了。倒入碗内,晾凉后放冰箱冷藏,大致两小时成型就可切条食用。
       一碗好凉粉要吃得酸爽就得讲究配料丰富,辣椒红油捞上胡萝卜丝,黄瓜丝,木耳丝,韭菜,豆芽,炒花生,姜蒜蓉加个柠檬,白糖,少许盐调汁,这味道妥妥的利来来。
       清新的自制凉粉,酸爽刺激人的味觉神经,解腻开胃,清甜的自然食材加之色香味俱全的视野大餐,足足让你在老挝的热夏没有瘦身的负担。
       亲手复制一碗记忆中的凉粉,不只是心中的挂念,更多的满足是传承于长辈的那种浓浓的温暖。现在,如果我想妈妈,我会给自己做碗酸爽的凉粉,如果一碗不能解我思念,那就再来一碗吧。(文/图 老挝金穗通讯员曾媛)

灌阳油茶

       我的家乡在桂北的一个小县城---灌阳,灌阳最有名的小吃之一就是油茶。说到油茶,一般人都会先想到恭城,但灌阳的油茶与恭城的油茶又有一些区别。或许是生活习惯所致,我还是更喜欢灌阳的油茶,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她早已在年幼时便已占据我的味蕾,萦绕的是“妈妈的味道”。
       灌阳的油茶也叫炒米茶,顾名思义“炒米茶”就是以炒米为主要食品。打油茶所需要的配料有:茶叶、花生、葱花、酸辣椒、绿豆、玉米、米粉或面条等等(事实上,配料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不能做配料的东西。)
       一、制作工具
       1、茶锅。这是一种特制(带有茶嘴)的煮茶工具,用铁或铝两种金属打制而成。一般只在兴安、灌阳、全州、恭城这几个县境内才有卖。
       2、茶锅锤。是利用树干天然长成“7”型,经过手工砍、削、刨、打磨而成,专门用来锤打放入锅内的一些食材,这样可以使油茶味更香、汁更浓。
       3、 瓯子,一种特制的茶碗,比我们平时吃饭用的碗小一些,灌阳当地的人叫做瓯子。
       4、茶盘。以前都是用木制的长方形的盘子,现在开始出现一些不锈钢的,主要是用来端茶到客人面前,让客人方便取用油茶。
       二、一般的制作方法
       1.高温热油,把炒米炒好,这是主料,必不可少的。
       2、花生也炒好备用(也有用煮好的玉米粒等其它易熟的颗粒性食材)。
       3.香葱切成一小段备用。
       4.绿豆放在锅里炒一炒,去掉腥味。
       5.米粉或面条煮熟,用凉开水泡散,不让它结成块。
       6、把茶锅放在炉子上,然后将茶叶放在锅里,炒一炒,再放一些生姜以及炒好的绿豆一起放进锅里,用一个“7”字型的木锤把锅里的东西捣烂,然后放入猪油、豆豉、酱油等,再炒香,然后再放入清水,煮沸。再将炒米、葱花、花生、米粉或面条、酸辣椒等佐料放进盛茶水的瓯子里,然后再把茶水筛进瓯子里。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不能把茶锅里茶叶或其他配料弄到碗里去,因为下一锅还需要再用这些料子来煮。
       三、一些关于油茶的小礼节
       每个地方有自己的风俗习惯,这也许是大家经常挂在嘴边的“入乡随俗”,以示尊重吧。所以,这里也介绍一下关于灌阳的油茶小礼节。
       灌阳油茶有“茶三酒四”的说法,同时又有“一杯苦,二杯夹(涩),三杯才是好油茶”说法,也就是说茶是一定要吃三杯的。在吃茶时,主人会用茶盘端茶,按辈份,从长辈开始递起;如果你是新姑爷(灌阳男子结婚后第一年回岳父母家拜年),则一定要从新姑爷递起;如是远方客人,则从客人处递起,这样的顺序约定俗成。油茶打到第三杯的时候,主人会在油茶中放入新鲜的猪肉块,现在大多数为猪排骨,客人喝完这一杯后,都会主动跟主人说不要了。这时主人会热情地请你再吃一杯,这时你只要把筷子架在瓯子上,或是把瓯子不放到茶盘上去,主人便不会再强求了。
       假如是有重要客人或是请领居的“新媳妇”过来喝茶时,第一碗茶是要放白糖煮成甜的,并在每个瓯子放进两个煮熟的剥了壳的土鸡蛋,以表示主人的热情,同时也寄予了主人希望团团圆圆的美好愿望。但一般平时自己一家人弄油茶吃时,是不会煮鸡蛋的。油茶结束之后,客人一般会再坐一会儿,跟主人聊聊天,这时主人会另外递上一些瓜子、糖、饼等零食,让客人带回家去给自己家人分享。
       几百年来,灌阳油茶早已深深融入灌阳人的一年四季、一日三餐活,融入了灌阳人的灵魂。希望大家有机会来到灌阳县,去喝一杯让你唇齿流香,全身舒畅的灌阳油茶,切身体会灌阳油茶深厚的文化。(文/图 企管部通讯员周冬生)



记忆中的美食


       一、莜面
       在内蒙古实习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农户那里吃到了山西的莜面栲栳kǎolǎo。说起来也是一桩趣事,去过内蒙的都知道,茫茫草原上零星散布着少数的村落,更别说在村里找到一家饭馆,真是有钱都没有地方花,想找到饭馆最快的方式就是开车一个多小时赶回县城。有一天,我们去农户家进行技术服务,为了解决午餐问题,我们用尽了全力去跟农户讲解他家的土壤情况和施肥方案,用技术“撬动”了农户的嘴巴,从而得以解决午餐问题,也就是这顿——莜面栲栳,浓浓的汤汁,劲道的面,混合在一起味道浓香。这个意外的收获,足以慰藉我们连日来的疲惫。在随后的岁月里,我总会不时想起那个滋味。
       二、火龙果饺子
       北方吃饺子如同南方吃粥一样成为日常,但每回离家时,家里总要吃一顿饺子。都说回家饺子出门面,这一面一饺子不仅仅是一顿美食这么简单,其中还包含着父母浓浓的关爱。有时候想家了,便会用饺子的味道来慰藉相思。公司的火龙果捣碎滤掉籽,活上面,这样赶出来的饺子皮,不仅颜色鲜亮,吃起来在面香中带着一股淡淡的果糖的味道,光滑可口。(文/图 人资部 徐新星)

追忆那难忘的“白粥岁月”

       上月到一个乡下朋友家用餐时,端起餐桌上那个既熟悉又老旧的瓷碗时,往事历历在目涌上心头……

       那时候,我们一家人还住在祖辈建的破旧瓦房里,平时吃的主要是自家种植的瓜果蔬菜,荤菜只能是日常生活的一种向往。父母除了抚养我们兄弟俩,还养了一群猪和鸡。每天,天还没亮母亲就早早起来,在大锅里煮上一大桶水,等水煮开了就放2-3斤大米,再往灶门塞一把柴火,不一会功夫粥就烧好了。然后妈妈会从大铁锅里舀出一铁盆的稀粥,供一家人喝全天。剩在锅里的再加米糠再煮,就是所有牲口当天的口粮。
       趁着铁盆的白粥还滚烫,母亲会熟练的从碗柜拿出我熟悉瓷碗,一个大的,两个小的,大碗的打上一个鸡蛋,两个小碗撒上葱花和滴上几滴花生油,然后舀上热粥拌均匀。因为父亲一直有严重贫血,所以我和弟弟都明白,有鸡蛋的那碗是留父亲的。另外两碗葱花白粥是我跟弟弟的,虽然没有丁点肉末,但喝起来却很香,或许是因为母亲亲手做的缘故吧。就连那几滴香喷喷的花生油也是母亲拿自家的花生去给邻居加工榨出的。这样一碗葱花白粥陪伴了我整个童年。
       再后来,父亲的身体有好转能下地干活,家境也慢慢好转,从此家里也告别了那口大铁锅,早餐也能吃上白米饭也有机会吃上荤菜,同时也告别了母亲特别制作的那碗葱花白粥,但那碗融入母爱的葱花白粥一直在我的记忆深处,伴随我漫长的求学岁月……
       实习离校的那一年,母亲对我说了一句话,“进,我的要求不高,出了社会先找到一碗‘粥’喝吧。”母亲话中有话,看着她期盼的眼神,我读懂了其中的深意。
       时隔多年,我仍保留了早餐喝白粥的习惯,并学着母亲的做法撒进葱花和几滴花生油。一次喝粥时,女儿好奇的问道:“爸爸,你为什么喜欢这种喝法。”我笑着说:“习惯了”,别过脸去,白粥里面多了少许咸味……(文/图 金穗生态园通讯员 莫盛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