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0771-5990001

金穗专题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金穗专题

从金穗火龙果看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从金穗火龙果看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一年之计在于春,正是一年好时节。站在集团浪湾火龙果基地的制高点向远处眺望,一边是郁郁葱葱的火龙果枝条爬满枝头,它们正是2017年浪湾火龙果基地首轮开发栽培下的火龙果,在经历首轮挂果,圆满完成了当年种植当年采收的任务后,它们迎来短暂的停歇,恣意的吸收着阳光雨露,等待着下一轮的果实孕育。而另一边则是一片热火朝天,一排排的水泥柱立起来,如同放哨的卫兵即将迎来守护这片植物的使命;一株株火龙果迅速而均匀的根植在每一个行间,它们将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跟随它们的“兄弟姐们”一起恣意生长,然后孕育出甘甜多汁的金纳纳火龙果。
       眼前的景象仿佛将时光拉回到的2017年浪湾火龙果的首轮开发,然而同样的繁忙紧凑下,却是大不一样,从2017到2018,集团的火龙果种植早已迎来了一场新的改革,而这一场变革的名字就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从火龙果开发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A、打有准备的仗
      “1800亩,浪湾基地1200亩,方村基地600亩,3月底前完成种植。”这是集团火龙果项目负责人黄林东收到的指令,这在他心中也是必达成的目标。在接受指令的同时,他在脑海不断的思索,如何才能做到卢义贞董事长一直强调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复盘了2017年的火龙果开发过程,黄林东觉得必须把项目计划放在首位,规避2017年开发时几乎事事抢工时,造成开发成本居高不下的问题。
      “我们从2017年11月开始推进2018年开发的项目计划,相比于2017年2月才开始推进项目计划,4月中旬完成种植任务,2018年的开发工作我们有了充足的时间。”然而这场有准备的仗,不仅体现在时间上,更体现在人员队伍上。相比于,2017年的临时拉班子,2018年的开发团队经过一年的磨合,形成一支凝练、高效的队伍,团队成员充分总结2017年的经验,确保开发思路清晰。
       尽管有了时间、人员、物资上的主动性,但开发工作千头万绪,总会有不可预测的情况的出现。2018年的开发工作又给火龙果开发团队留下了一个难题,受天气影响,水泥柱供应不及时。但这一次,他们并不慌张,而是迅速的调整了开发步骤,改为先插竹条种植,后期再立柱。忙而不乱的背后,是对于项目计划的高度把控,更是火龙果团队一年工作经验沉淀后的自信。
       开发工作不被动只是火龙果团队的目标之一,他们更大的目标在于进一步降低开发成本,助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B、把账算一算
       在团队负责人黄林东的引导下,火龙果团队成员充分发散思维,把开发工作的每一项工序进行梳理,力争每一项都不放过,全力降低开发成本。而谈起2018年的开发成本管控时,黄林东娓娓道来。
       降低成本的首要条件就是人员的到位,从2017年冬季开始,火龙果基地便开始四处招募承包户,确保承包户的及时到位。以浪湾火龙果基地为例,2018年开发高峰期的人员需求量是承包户180人,外加浪湾周边民工70人,总人数不超过250人。而2017年的同期开发工作,最高峰人数超过400人。单从人数的管控上已超过三分之一。
       在剪苗这道工序上,2017年按100元/日计算工酬时,每个工人人均可以完成700-800根的剪苗任务;同样按100元/日计算工酬,每个工人人均可以完成700-800根的削苗任务。2018年按剪苗加削苗合为一道工序实行计件工酬,单价为0.1元/根,但每个工人每天可以完成1700-2000根的任务。不但工作效率提高了一倍多,工价也下降了近一倍。
      在机耕这道工序上,相比于2017年,因为有了充足的晒地时间,从而减少了两道工序,单价也从310元/亩下调到185元/亩,每亩成本下降近一倍。
       在钩机平整这道工序上,相比于2017年需要4部钩机同步开工,今年仅需要1部钩机开展工作,再加上有了充分的计划性,开发成本从原来的70元/亩,下降到30元/亩。
       在有机肥的搅拌这道工序上,2017年使用的是人工进行搅拌,按100元/亩进行计算,但今年采取的是大金牛进行机械化作业,成本下降到23元/亩。
       在插竹条这道工序上,2017年按100元/日计算工酬时,每个工人人均可以完成760株。2018年将插竹条、绑绳合为一道工序实行计件工酬,在种植株数每亩增加200株的基础上,成本从原来的100元/亩下降到约60元/亩。
       在种植火龙果苗这道工序上,2017年按100元/日计算工酬时,每个工人人均可以完成0.5亩的种植任务。2018年将搬苗、摆苗、种苗合为一道工序算计件工资,在种植株数每亩增加200株的基础上,每个工人人均可以完成1亩的种植任务。
       在半基质肥的施放这道工序上,2017年按150元/车计算工酬时,时常出现工人为了赶量,导致半基质肥施放不均匀,个别地块施放量严重超标。2018年,半基质肥的施放按亩计算,参照7方/亩的标准进行施放,严格遵循适量、合适的原则。一方面,施放工钱每亩节省约80元,基质肥使用量上节省约540元。同时由于提前施放半基质肥,有效的避免的除草难题,直接节省了300元/亩的除草费用。
       在有机肥的施放这道工序上,2017年受开发时期高温天气影响,每袋有机肥的施放单价为0.8-1.3元。2018年的开发工作开展较早,整体气温较低,每袋有机肥的施放单价为0.8元,每亩降低约27元。
       一笔笔的账目,一个个的数字背后,是火龙果团队的精心谋划,更是助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力佐证。
C、解放管理员,“不放羊”
      从按日计算工酬到按件计算工酬,再到按件计算工酬的优化完善,在激发民工工作主动性背后,更是一场分场管理人员的“解放”,是生产管理品质源头保障。
      “2017年的开发工作我们为了赶工时,可以说有人就要。2018年,我们可以对工人进行精选,再通过计件工资激发工人的主动性,避免了像2017年管理人员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监督民工干活,我们称为‘放羊’。”黄林东笑道。
分场管理员从监督民工工作这项工作中“解放”出来后,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开发计划、种植管理上,从而可以更好的确保开发工作的项目执行。
从火龙果管理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A、用欲望激发确保果品
       黄林东认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点在于提高产品品质,尽管当前的红心火龙果在市场上很抢手,但是因产品品质引起的产品价格差异也很大,只有有了品质保障才能让产品成为市场的“宠儿”。对此,黄林东在林子海总裁的指导下,重新策划了火龙果承包薪酬体系,更大程度的激发出承包户的工作主动性。
       2017年火龙果承包户的承包金按照100元/天的基准进行测算,2018年在参照去年的基准上进行优化,老苗按2100元/亩进行计算,折后80-90元/天,新苗按2500元/亩进行计算,折合90-100元/天。如果说以上基础的承揽费是给承包户吃下的“定心丸”,那么产量奖则是给承包户打上一针“助推剂”,用欲望值激发他们做好果品。
       2018年的火龙果产量奖采取大果产量提成的形式进行测算,每斤大果提成0.3元。按管理30亩老苗火龙果,每亩的大果达3000斤计算,那么承包户的提成高达2.7万元。产量提成采取上不封顶的形式,以公司预测的亩产4000斤进行计算,大果率越高,则承包户的提成也就越高。
       从2017年的管理经验来看,承包户直接管理的新苗平均亩产在1100-1200斤左右,而日工管理的平均亩产在1000-1100斤左右,其中存在100斤左右的产量差额。但是,承包户管理的地块和日工管理的地块,大果率的差额高达20%左右。可见,责任到人后,最大程度的发挥承包户的工作主动性,对产量和大果率的提升有极大的帮助,而激发他们主动性的法宝,就是2018年火龙果团队采取的大果率挂钩产量奖。
B、标准方案助力果品提升
       从2014年小试到2017年规模化种植,集团公司的火龙果种植管理方案也在不断的修改完善中,尤其是经过2017年的种植沉淀,水肥方案和植保方案都结合生产实际都有不小的优化调整,也更契合火龙果的生长需求。
       “在2017年的方案基础上,2018年的火龙果不论是水肥方案还是植保方案都更标准、规范,更好确保公司的果实品质。”火龙果副经理王金乔介绍道。
       开发成本得到良好的下调后,管理成本则是火龙果团队开始谋划的重头戏。“2018年,我们的用药方案制定上,我们会优先考虑公司的仓库库存,进一步去库存、降成本。”
       谈起2017年的管理工作时,王金乔觉得可以提升的空间依然存在,“2017年我们曾出现过药害,这个我们在2018年可以尽量去避免;在2017年的冬果留花的经验上,2018年我们的留花工作可以结合市场做好调整;2017年受寒流影响我们的果实受损严重,有不少数量的花果,但是在去年的经验上,2018年我们可以做提前预防,减少小果率……”每一项管理工作总结梳理的背后,是对火龙果管理不断优化提升,更是对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次次助力。
 C、从一炮走红到持续提升
       不得不说,2017年火龙果团队向集团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不仅实现了当年种当年收的目标,更超额完成既定产量目标,亩产高达1200斤/亩,实现了7000元/亩的收入,打破了行业纪录。
       对于2017年的交出的答卷,黄林东却认为,还有不少进步的空间,除了前文讲述的从开发成本、管理成本上进行改革外,他还认为通过团队架构优化、承包户承包方案优化等管理措施,可以让集团公司的火龙果种植产量持续提升。对此,他信心满满的给出了2018年的火龙果产量目标是新苗1500斤/亩;老苗4000斤/亩的。
从火龙果销售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A、从学习到制定公司标准
       为迎接2017年的冬果销售,集团销售副总监杨燕文的足迹踏遍国内外火龙果产区,只为学习火龙果行业的采后处理,掌握一手的行业动态。在不断的学习、总结中,他带领团队制定了集团火龙果品控标准,小到火龙果剪口的标准、装框的顺序,大到采摘的成熟度等都有了明确的规定,形成了集团公司火龙果采收的新模板。
       而更让他觉得欣慰和自豪的是,一直期待在香蕉上实行的商品化采后处理却在火龙果上得到良好的实现。从地头采摘—包装车间保鲜—果品分级—果品预冷—包装—销售,2017年公司产的130万斤冬果得到市场的一致认可,在西安、沈阳、北京等大城市十分热销。相比于,广西火龙果还是传统的统装销售模式,公司的火龙果分级销售初次尝鲜,便迎来了大批的客户追捧。
B、拒绝“差不多”
       有了火龙果品控标准,一线的销售品控员便有了参照。但在品控的问题上杨燕文丝毫不放松,大会小会都着重强调品控的问题,将品控工作深入到火龙果采收处理的每一个环节。凡是涉及可捡可不捡的次品果,他都一律要求品控员捡出来,决不“浑水摸鱼”。
       从事多年销售工作的他谈到:“做农产品销售,时常会遇到'小农意识',如果大家都觉得'差不多就行',但最后执行的效果就是'差很多'。在一套制度制定的初期,如果大家都怀着一种‘差不多’的态度,那这套制度肯定走不下去,因此我坚决要求销售团队按标准执行。在执行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跟生产基地产生摩擦,但是我们要坚持我们的原则,一旦发现不符合采收标准的事情,就要及时拍照跟基地进行沟通,倘若遇到严重的问题,我们就会立即到基地现场开会,统一标准。”
       反复培训,统一标准的背后是集团公司对于品质的一贯追求,更是当前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趋势下的必行之路。
C、让市场指导生产
       2018年的序幕早已拉开,面对2018年的销售工作,杨燕文也早已做好了部署。他谈到,首要解决人的问题。当前由于集团公司种植产品的补充、优化,原有的销售人员已不能满足当前岗位需要,所以开春以来销售部的首要工作就是快马加鞭的推进人员优化和人员补充。
       与此同时,包装流水线和冷库的建设工作也在抓紧施工,静待夏季火龙果的采收。
       如果说人员和采收处理生产线是基础性的保障,那么让市场指导生产则是这一场改革中的重要环节。在杨燕文的计划着,2018年必须招录市场专员负责市场的调研工作,主要收集火龙果行业动态及产销资讯。随着,广西火龙果种植面积的不断扩大,火龙果的错峰上市将跟香蕉一样重要,必须让销售指导生产,让市场指导生产。
       实现错峰上市,价格最大化只是一时之策。多年的销售经验让杨燕文明白,只有品质为先才能一直占据市场。他谈到:“当前的消费市场不缺钱,缺的是高品质的产品,我们只有生产了满足市场需求的品质产品,我们才能牢牢的抓住这个市场。回归生产则是,市场需要的才能是我们生产的。”
       在基地和销售都明确了必须生产高品质的火龙果时,杨燕文又开始谋划着2018年的市场开拓工作。2017年集团引进了金鸿龙公司进行合作,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那么,2018年的销售模式上必将进一步优化完善,考虑多头并取的形式进行推进,也将试点线上销售工作,提升金纳纳的知名度。
       人勤春来早,2018年的种植管理工作早已在勤奋的金穗人谋划中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一场从金穗火龙果种植展开了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这个具有二十一年的农业种植帝国再一次激发出新的活力!(文/王艺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