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0771-5990001

金穗专题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金穗专题

我的流金穗月:量地小故事
 
我的流金穗月:量地小故事
       我从2009年3月份开始加入金穗这个大家庭,也开始了一段不一样的职业生涯。作为农民的儿子,我对农业工作还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但是初来乍到的我依然感受到巨大的落差。见惯了城市的车水马龙,习惯了正装笔挺、朝九晚五的工作,初到金穗的我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工作时间不固定、住宿简陋、出入不方便、信息相对闭塞,这些问题深深的困扰着我。当然,金穗的时光也有很多有趣时期,这儿的魔力在于,当你习惯了这一切时,你便于开始觉得依赖及留恋。
       我进入公司的时间正好赶上公司业务大规模扩充的时期,公司的种植规模每年都在扩张,公司需要从农民手中流转土地进行规模化经营。所以,我的流金穗月里迎来的第一个挑战便是——量地。
       记得我第一次站在一大片土地上的第一感觉就是:除了迷茫,还有点点的无助,分不清东西南北,也看不到土地的尽头,只有地平线或是远处的一个山头。我们全程只能靠熟悉地况的“土八路”带路和协调,完全被动。
       我们手持GPS,跟着农民一块地、一块地沿着地块界线走,三分地要走一圈,十亩地也要走一圈,走完后根据仪器记录的面积进行计算,如果农户对面积有异议则需要再次重复,直到双方认为面积真实、客观。
       量地的过程可以用跋山涉水来形容,因为边界可能有水、有荆棘、有杂草、有石头,但这些都要人用双腿走过。在这过程中碰到蚊虫、鼠蛇、黄蜂之类的东西也不在少数。早出晚归、饿肚子、晒剥皮、摔伤扭伤这类的小状况也是家常便饭,但是与组织农民量地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农民是一个非常松散的个体,必须花大量的心思去协调,才能引导他们集中起来,从而逐个地块进行测量。事前要贴公告安排量地时间及注意事项,测量过程中要不断的解释和协调,还需要需要跟农民“据理力争”。我们的工作原则是:团结大部分“友好人士”,孤立小部分“破坏分子”。量地过程中尽管会受到各种刁难,但我相信农民是最淳朴憨厚的群体,彼此诚恳相待是可以合作愉快的,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最开始的那门高速基地,因为缺乏工作经验吃了亏,到慢慢积累经验,不断改进工作方式、方法,加上测量仪器的升级,随后的华岳基地、英敏基地、培桂基地、保湾基地、那元、定盘、雷布、定典、方村等地块都得以顺利的进行,我前后参与测量的土地面积超过10000亩。
       量地的过程中尽管少不了矛盾和争吵,但最终还是收获了真挚的友谊。记得,培桂的村民为了保护我们不受当地小地痞的挑衅滋事,不惧拉开架势准备与对方“开干”;保湾的养鸡户经常会带着煮好的土鸡蛋在自己的地头等着我们前来;收工后也时常发现车上多了些当地的瓜果之类的特产,这些小小的细节,让我们的心里涌动着感动。
       我得以从量地这项工作见证到集团公司的发展壮大,尽管有苦有累,但不得不说这段经历大大的锻炼了我的领导力、意志力以及组织协调能力。每次路过那些熟悉的地头,我还是感到格外的亲切。更让人意外的是,时隔几年,再次走进村子时还有不少村民能呼唤出你的名字并热情的招呼。或许,这也是这项工作的另一种意义吧!(文/梁本标)